English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郵箱
舊版回顧



王小理:網絡生物安全:大國博弈的另類疆域

文章來源:學習時報   發布時間:2019-04-24  【字號:     】  

  網絡生物安全是指網絡安全、網絡實體安全以及生命科學與生物安全等學科間的一種新興交叉領域,旨在理解生命醫學相關網絡空間、網絡實體及其供應鏈、基礎設施系統遭受惡意監視、入侵以及其他有害活動侵害過程及其狀態脆弱性,并為應對此類威脅事件,開發和實施預防、防護、削弱、調查和歸因機制,維持相關科技產業管理系統的安全、競爭力與穩健性。

  近年來,網絡生物安全融合網絡安全,源于并超越生物武器、重大傳染病、生物科技兩用等經典生物安全框架,以一種顛覆性力量橫貫生物科技創新鏈和產業鏈,并與國際網絡軍備、生物軍控相互交融,成為影響國際戰略穩定的新興變量。對此新興事物,宜保持清醒、放眼未來,下好先手棋。

  何以可能:網絡生物安全的興起邏輯與內涵

  催生網絡生物安全形態的根本力量,根源于新一輪生物科技變革。當前,前沿生物科技創新,越來越依賴全球高端儀器裝備(及供應鏈)和計算機網絡。高通量測序技術、高性能基因編輯技術、生物大數據技術、合成生物學等使能工具的應用,標志著生物科技研究方法體系向自動化、信息化、智能化、工程化轉型。美國科學院《21世紀的“新生物學”:如何確保美國引領即將到來的生物學革命》報告強調,“信息是新生物學的基本單元”。生物科技研發的數字化是大勢所趨,網絡生物安全隨之興起也是勢所必然。

  信息網絡的安全問題滲透到生物科技領域。科研機構研發人員、企業生產制造人員、政府管理人員等使用計算機、智能設備來分析DNA序列、操作實驗室設備和存儲生物信息,但通常沒有意識到新技術的便利通常伴隨新的風險隱患。從DNA“特洛伊木馬”數字攻擊,到高價值的生物科技知識產權或敏感的個人健康信息被網絡竊取,從關鍵的聯網醫療儀器和設備遭受網絡攻擊,到“云”中共享的基因組數據完整性遭破壞和未經授權的訪問等,相關的計算系統、軟件和算法自帶的網絡生物安全風險,一旦放在“安全放大鏡”下審視,安全漏洞的發現幾率將激增。特別是科技系統、衛生部門、農業部門、海關部門、商業系統的生物信息資源集成、技術與物項的監測監管信息平臺,很有可能在未來成為網絡生物安全的新興風險點。

  網絡信息安全與生物安全互動,賦予既有生物安全框架全新內涵。網絡生物安全技術通過操控信息,間接操控人和技術、物項,使得虛擬生物安全與現實生物安全之間的界限正變得越來越模糊。這樣使得原本用于加速生物科技研發或產業化的尖端設備、裝備、生產線,也被納入生物安全系統。如果說,傳統生物安全還局限于特定的生物產品(重大烈性病原體或毒素)和前沿技術的終端應用、局部物項等范圍的話,那么新興的網絡生物安全則囊括整個生物科技研發和產業鏈條中的每個環節,成為工具方法安全問題、過程安全問題、科技安全問題、全產業鏈安全問題,這使得“生物安全”概念的內涵和外延顯著拓展。

  戰略新疆域:美國積極運籌網絡生物安全

  作為信息技術強國和生物技術強國,近年來美國各層級積極謀劃和推動網絡生物安全領域的工作。

  聚焦概念本質。美國科學促進會、聯邦調查局(FBI)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部、聯合